美文精选网(www.gparchi.com),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!
我要投稿
五分快3计划: > 五分快3计划-五分快3代理 > 感恩美文 > 正文

《追忆母亲 》 文/四哥

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:网友推荐 [我的文集]   在会员中心“我的主页”查看我的最新动态   我要投稿
来源:美文精选网 时间:2019-07-13 11:41 阅读:次    作品点评
文/四哥
 
母亲已离开我二十九年了,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,仰望着天空,看着一轮明月慢慢的升起,月光洒在我的窗帘上,时隐时现,在微风的吹拂下,星星点点,好像是我破碎已久的梦。我小心翼翼的一片一片将它拾起,装进我尘封的记忆里。溶溶的月光,清辉万里,我仿佛看到了母亲的影子绰约在风里……
 
记得我刚上小学时,母亲就给我讲了很多的大道理,我似懂非懂的走向了学校。那时我们村的小学是在一座破庙里,离我们家有几里地,每天早上母亲送我到村口的小路旁,看着我远去的身影,许久才会离开。放学的时候,老远就能看到母亲背着一大捆柴,在那里等我。看着母亲疲惫的身影与满脸的汗珠,我的心酸酸的,明白母亲的艰辛,并用小手擦试着母亲的汗水,她侧过脸笑了笑,一把把我搂进了她的怀里。
 
从那以后每天放学,我都背上竹筐到河坡地里,放牛、放羊、打猪草。累了我就躺在草地上,看着天空朵朵白云,时儿象母亲在锄草,时儿又象母亲在缝补,过了一会儿,慢慢的开始变大、变淡、变得模糊,最后什么都没有了,只剩下蔚蓝蔚蓝的天空。
 
光阴荏苒,年复一年,在母亲的鼓励和关爱下,老屋破旧的墙上贴满了奖状,每当母亲看着这些发黄的奖状,就会露出会心的微笑,有时也会站在那里一动不动,好久好久的望着。
 
日出日落,斗转星移,无情的时光在母亲的脸上刻下了一道道沟壑;沧桑的岁月也染白了她一缕缕的青丝。多少次听着母亲的纺车声入睡,多少次伴着母亲的炊厨声醒来;多少个春夏秋冬,多少个酷暑严寒,是母亲用她那辛勤的汗水,给了我一个多姿多彩的童年!
 
风儿给我的童年画上了句号,雨儿滋润了我美好的少年。我带着无限的憧憬离开了家,开始了我的初中生涯。晚自习以后,我常常漫步在皎洁的月色里,金风送来丹桂的清香,皓月当空,夜凉如水,每当这个时候,我总是会想起和蔼的母亲和可爱的家乡。
 
到了周末回家,母亲总是为我留着我爱吃的东西。父亲在外地工作,收入也只能解决自己的温饱。家里我们姐弟几人全靠母亲照顾,为了供我们读书,母亲又是种地又是养猪、养羊、养牛。里里外外操持,一天到晚忙个不停。由于常年的劳碌,使她的头发过早的花白了,腰也弯曲了。村里和我一样大的孩子,都已经不上学了,担起家里的重担,而我仍在上学。母亲对此非常欣慰,她一心想让我们读书,再苦再累也无怨无悔。由于家里穷,我们每次周末回到家,母亲不仅忙着给我们先做一顿最好吃的野菜疙瘩汤,还要连夜给我们准备下星期吃的窝头和咸菜。第二天,我就带着母亲沉甸甸的嘱托和无限的希望,徒步上路。我知道这条路上,承载着她所有的寄托和无限的期盼!
 
当我上到初二的时候,父亲也到了退休的年龄,当时国家政策还允许接班,只是到了最后一批。父亲暗暗的给我办理了一切手续。回想起来,当时正在上课,我就被父亲单位的人叫走了,来到叶县粮食局培训和学习粮食专业知识。
 
为此,母亲特意叮嘱我:“孩子!你还年轻,一定要争气,机会来之不易呀!”当时我不知道该有多高兴,用力的点着头。来到县城那晚,我彻夜未眠。第一次进城,看到外面的世界是这么的精彩,我幻想着未来,梦想着一切,庆幸自己的人生,从此步入了一个崭新的起点!
 
短短的半年培训结束了,回到了我工作的地方。每天无忧无虑,那年我十五岁,大人们都在忙碌着一年一度的收粮大战,验收、检测、化验、过磅,而我就像个不懂事的孩子,只是感觉新奇。看着人山人海的交粮大军,排队、争吵、拥挤,把我们围的水泄不通。
 
当时感觉自己很骄傲很自豪,有一种鲤鱼跃”农“门的优越感。说来那个年代要想从农村走出来,只有一条路,那就是考上大学。而我总是认为自己走在了所有人的前列,有些沾沾自喜,得意忘形了!
 
一个农夏过去了,我回到家就和母亲炫耀,那种神态让人无法形容。可母亲什么也不说,只是叹着气,用布满老茧的手,擦试着挂在腮边的泪水。我不明白,也想不通,如今我已经是吃”商品粮“的人了,还难过什么呢?就在这时,母亲蹒跚的站起来,举起手重重的打在了我的脸上:“孩子,这样会毁了你一生啊!”这是母亲有生一来第一次打我,也是我记忆中的第一次委屈,母亲喃喃的继续说:“孩子,你知道吗,你父亲不在家,为了供你们上学,几个懂事的姐姐主动缀学,我带着她们白天干活,晚上纺花、织布,你没想想吗?她们都是为了什么?难道她们就应该缀学吗?她们就应该吃苦受累吗?”我无语了,默默的来到村口的那条小路旁,看着天空高挂的明月,听着秋风沙沙的作响,仿佛听到了小时候妈妈送我上学时侯的教导,鼻子一酸,热泪禁不住夺眶而出!是啊,母亲一年四季带着姐姐们耕地、播种、施肥,从春走到秋,人们的嘲笑,有谁知道;一个个白眼,有谁理解。每天早出晚归,又有谁懂得其中的含义!
 
从那以后,我开始整理自己的学习用品,把所有的书都带到了单位,白天上班,晚上自学,遇到不会的就去问那些老高中生,平时也不再经常回家,有时候母亲改善生活,就会托人给我带来一些好吃的。我想她的时候,晚上就悄悄的回到家,听听她熟悉的声音,等母亲休息了,我会把买好的东西无声的放在床头。时许,她会翻身,我知道,母亲感觉到了我的到来,只是静静的等待,等待我的醒悟。回去的路上,我仿佛听到了,母亲轻轻的哽咽声和咳嗽声。一阵揪心的痛涌上了我的心头,眼泪无声的流了下来。
 
经过二年的自学,我终于拿到了许昌粮食学院的录取通知书,那年全县报考的600多人当中,只录取了两名,我就是其中之一。那一刻,甭提有多激动了,母亲拿着我的录取通知书,双手颤抖,泪水扑簌簌的直往下掉,许久……许久……。我知道,那是她一忍再忍的长久期待!我明白,那是她饱受屈辱,从此扬眉吐气的情绪释放!我更清楚,那也是她一生中最畅快淋漓的幸福表达!
 
是呀,当年我们家没有男劳力,然而生产队领导却给我们家分最重的活,而挣最少的工分。每到年底,我们总是生产队里的缺粮大户,分的粮食少的可怜不够吃,可缺粮兑钱的人家,每晚都来要钱,逼着母亲还帐,母亲只能给人家说好话。最后,实在没有办法,就拿出她唯一的嫁妆——手镯换钱还了人家。母亲是一个要强的人,从来不向别人借,没有吃的,就给我们挖野菜充饥,我还清楚的记得,母亲怕冬季烧火做饭没柴烧,每年玉米成熟的时候,刷玉米叶,搂豆杆,晒干了冬天好烧火做饭用。
 
在那闷热的季节,母亲有一次晕倒在地里,恰巧被邻居发现,及时通知我们,当我们赶到时,母亲在邻居的帮助下已经苏醒,我拉着母亲的手,一个劲的摇。邻居说:”幸亏发现及时呀,要不就……“母亲露出淡淡的微笑说:“孩子,娘没事,只要你们知道用功,娘再苦再累也值得"!此刻,泪水已模糊了我的视线,心在隐隐作痛、滴血!任凭泪水横流,多想把我内心深处的悔恨与内疚统统的冲刷干净!
 
那年的8月28日,是我提前报到的日子,几个姐姐忙着给我做新衣服,只有母亲独自坐在角落里给我打点行李,一遍又一遍,一言不发,两眼总是默默的掉泪,抚摸着我的衣服,好象要抚平我心灵的那一次创伤。第二天早上,母亲早早起床,给我打碗荷包蛋:“孩子吃吧,路远……”,我忍不住,一下子扑到了母亲的怀里:“娘,我懂!我懂”。走的时候,母亲背着我的行李,送到村口的那条小路旁,我坐上了机动三轮车,母亲说什么也不肯回去,一直挥着手,久久的站在那里,看着母亲那渐渐变小的身影,我流下了感激的泪水。
 
踏上了北上的列车,我呆呆的望着窗外,无心欣赏掠过眼前的一道道风景,耳旁仿佛听到临行前母亲的叮嘱,这种嘱托久久的萦绕在我的耳旁,那么远,那么久……
 
日出日落,斗转星移,转眼间寒假到了,一个学期的思念,象奔驰的骏马奋起,我打点好行装,踏上了期盼已久的归途,我的心早已飞到了家乡,仿佛看到了母亲还站在村口的那条小路旁,想象着母亲微笑着接过我的行囊。
 
当我走进家门,看到几个姐姐忙忙碌碌,什么也不说,只是默默的掉泪,我不顾一切地冲进屋里,看见母亲躺在床上,紧紧的闭着双眼,我一下子崩溃了,紧紧抓住母亲的手:“娘我回来了,你醒醒呀!我回来了,你醒醒啊!”可是,母亲始终一动不动,怎么也不回答。大姐说:“娘都好几天了,不吃也不喝,听老人们说,这是在等你和弟弟。”我急了:“为什么,为什么不给我发电报呀?”大姐说:“娘有病的时候告诉我们,不让我们告诉你,怕影响你的学习”。娘,为什么,为什么你总是为我们考虑,从不为自己的身体想一想!您是我们的精神支柱,娘啊!你倒下了我们可怎么活呀!娘,跟我说一句话吧!我还想吃你给我做的野菜汤呢!娘,我还有好多话没和你说呢!娘,娘……
 
料峭的寒风吹的呼呼作响,夹杂着雨雪,噼噼啪啪的打在窗上,时不时还有刺耳的鞭炮声传进来,一家接着一家的响作一团,仿佛在告诉人们,新的一年又来了……
 
我们守在母亲的身边,看着她慈祥的面容,好象累了正在休息,偶而从眼角滑落几滴泪水,不经意间落到我的手上,感觉暖暖的,暖暖的,我知道母亲是在等我远方的弟弟,也是在为我们姐弟几个的未来担心,可弟弟还不知道。因为他在部队,离家太远太远,但我相信弟弟能感觉到娘在等他回来,在期待着最后一面。然而,秦皇岛太远,太远了……
 
在那年的大年初十,娘走了!出殡的那天,雪下的更大了,皑皑的白雪,铺满了整个村庄和大地,时不时夹杂着几滴小雨,也许是感动了上天,让所有的生灵都为母亲送行,也许是母亲一生的凄凉,感动了仓天,洒下了伤心的泪水。我紧紧的抓住母亲的手,不敢松开,我知道松开了,就永远也见不到母亲了:“娘,娘您不能就这样的走了,不能抛下我们不管呀”,自发前来送行的人们,绵绵几里,大地一片寂静,风的悲鸣断断续续的在空中飘荡!
 
我趴在母亲的坟上,用手撕挖着冰冷的泥土:“让我再看一眼您吧娘,娘!我想和您再说最后一句话,娘您听到了吗?”我不知道怎么回到了家,浑浑噩噩,半醒半梦,哭着哭着,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进入了梦乡,我在寻找,寻找着母亲的影子,我想让母亲告诉我,她最后的寄托和心愿。
 
母亲带着遗憾离开了我们,带着几多牵挂永远的离开了我们!娘啊娘!我还想听您的声音,娘啊娘!我还想吃您给我做的野菜汤,娘啊娘!请您再一次走进我的梦里吧,让我再叫您一声,娘……
 
 
 
作者简介:魏要德,网名四哥。河南省平顶山市人
    美文精选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