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文精选网(www.gparchi.com),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!
我要投稿
五分快3计划: > 唯美散文 > 爱情散文 > 正文

缺爱女编剧霸气逆袭:被逼三胎追儿子,她云淡风轻SAY NO

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:网友推荐 [我的文集]   在会员中心“我的主页”查看我的最新动态   我要投稿
来源:美文精选网 时间:2019-06-12 15:00 阅读:次    作品点评
01
 
和思媛结缘,源于我那篇《家有两个女儿的妈妈,你必须活得理性而不乏底气》原创文。家有两个女儿的妈妈,你必须活得理性而不乏底气。
 
相似的生娃经历、执着的文字情结,带来越来越多我们共同感兴趣的话题,情至深处,隔着屏幕,我们惺惺相惜。
 
这个时代的知识分子,决定要二胎时,虽然大家都想凑成好字,但无论能否如愿,一般都会随缘,来啥都欢喜,只要孩子健健康康。
 
其实,压力和偏见更多来自于世俗和家里的老人。
 
和我的情况差不多,思媛生二胎时,经历了一场劫难,导致小宝早产,生死过后,已妥妥两个女儿的妈妈。
 
当你发现无人在意你的生死,却倍加关心你追不追生三胎时,言外之意,就是你生了两个女儿,没有儿子。
 
这时,如果再听见公婆叹息,因为你,我们老两口成了绝户头,更是伤口撒盐又无比讽刺,唉,说多了都是泪。
 
那种悲哀和愤怒,只有经历过的人才能感同身受。这样的时刻,对女人来说无异于天大的考验,如果没有独立的思想体系做支撑,是很容易被世俗欺骗和沦陷的。
 
大难不死,人生注定破局,为了更好地陪伴孩子,思媛和我一样,放弃了光鲜的工作,回归了家庭,一边照顾孩子,一边写作,只是我写公号,她写剧本。
 
就这样,累并幸福着。
 
生活从不亏待任何一个努力的人,这两年,我们相互鼓励,相互支撑,除了把孩子照顾大了,还将码字的爱好成功转为了吃饭的资本。
 
时间过得真快,当我感叹负重前行之后,岁月终将静好时,思媛发来求助信息,老公要求追生三胎的愿望越来越强烈。
 
因为此事,两人的矛盾越来越大,婚姻甚至到了崩分离析的地步,她到底该何去何从?
 
下面以第一人称,将思媛的故事写出来,一起见证这个不凡女子的传奇人生。
 
02
 
我叫思媛,80后,是一名编剧,也是两个女儿的妈妈,回忆起人生的上半程,真的感慨万千,和这个世界握手言和,我几乎用了30年。
 
我出生在湖北某小城,爸爸是职高老师,妈妈是公司职员,下有一个妹妹。我从小就乖戾调皮,同为女孩,妹妹就乖巧听话,讨人喜欢,我就成了不受父母待见的那一位。
 
小时候,妈妈要去外婆家,我也要去,她乐呵呵带上妹妹偏不带我,她越这样对我,我越叛逆,为了证明自己,我抄小道跑步去,等她们到的时候,我早已到了。
 
高中时,我严重偏科,语文成绩每次都名列前茅,但数学就学得一塌糊涂,很少及格。
 
妈妈鼓励我,好好努力,考上大学为家争光,爸爸却来了句:“看她那样子,能考上大学才怪。”
 
“既然考不上,我还读什么高考班?”愤怒之下,我自暴自弃。
 
尽管爸爸向我道了歉,我还是拒绝参加高考。
 
妈妈在市里炒股票,她警告我,不要去证券公司找她,她嫌有我这样的女儿丢人。
 
妹妹读初中了,还坐在爸爸腿上撒娇,我连爸爸手指头都不曾碰过,我羡慕妹妹,但也祈求只要爸爸不打我,我就很开心了。
 
你能理解一个内心缺爱的女孩有多自卑?多容易爱上那个给她一颗糖吃的人吗?
 
我渴望被爱,渴望被重视,在父母那里得不到的,在一个小男生那里得到了,我早恋了。
 
当爸爸取了几万块钱,为我的前途做打算时,我兴奋地告诉初恋男友阿翔,我有机会读大学了。
 
早早辍学的他,一脸嘲讽,告诉我爸妈给我安排的这个路子很危险,搞不好全家性命都会受到威胁,我信以为真。
 
回家我就跟父母闹,回绝了继续读书的打算,爸妈很痛心,在他们眼里,我是那个不争气,只会为他们惹麻烦的孩子。
 
辍学后,我随阿翔一起南下打工,从最初的流水线小工,到后来的综合管理员,薪水越来越高,但我的自卑就像野草一样,稍有风吹,就野蛮生长,连竞争一个小小内刊编辑的勇气都没有。
 
03
 
阿翔对我很照顾,甚至帮我洗衣服,连说话的语气都温柔有加,但在一起后,我俩的矛盾才真正凸显出来。
 
我从小精神生活缺爱,但物质生活富足,养成了大手大脚的花钱习惯,一顿只吃一个馒头、一碗胡辣汤的艰苦生活我无法忍受,但阿翔却习以为常。
 
当薪水慢慢涨些后,我想吃五元一份的鱼粉丸子,他不乐意了,指责我不会过日子。
 
后来因为一次买菜分歧,我要买牛肉丸,他要买大白菜,我一气之下甩下他就走了,回到租住的小屋,关上房门,我泪如雨下,他就在外面大声嚷嚷着让我滚。
 
直到骂声消失,确定他走了,我才打开门,骑着单车跑到河边,嚎啕大哭一场,从那天起,我决定和他分手。
 
想到分手,我无比恐惧,我们在一起已经六七年,我怕离开他再找对象被嫌弃,因为我们同居过,这个念头折磨得我死去活来,我不知如何是好,唯有拼命努力工作。
 
直到遇见孙铭,我方逃过此劫,那天,我在我在食堂打饭,他站在我后面,我要麻婆豆腐,师傅打成了红烧肉,因为我不吃肥肉,甚是不悦。
 
“来吧,咱俩换下,我喜欢吃红烧肉。”他大大方方地将他打好的饭菜递给我。
 
我算了下,他的饭菜比我的贵了好几块,从小我就不喜欢贪人便宜,我买了一瓶雪碧补偿给他。
 
我们互生好感就是从这时候开始的,我回去便向阿翔提出分手,阿翔先是哀求,再给我父母打电话,说我们已经睡过了。
 
阿翔在车间闹得很凶,那时,我是厂里的兼职播音员,几乎所有人都认识我,他到处散布谣言,说我嫌贫爱富,脚踏两只船,水性杨花云云。
 
后来他打电话给孙铭,侮辱我为他流过几个孩子,甚至公然找孙铭挑衅,并告诉他,一我是个懒女孩,只有他才能包容我,二他很爱我,让孙铭不要再找我,我自然会回心转意。
 
那天,阿翔在宿舍对我大打出手,孙铭听到我的尖叫,及时跑过来将其制止,后来,我问孙铭:“你会嫌弃我吗?”
 
“不会!”他坚定地说。
 
“你相信我吗?我没有怀过孕。”
 
“相信!”
 
那时候,我很感谢他,因为当所有人对我指手画脚的时候,他勇敢地站在我身边。
 
我想过辞职,但我很倔强,不想狼狈而逃,要走,也是华丽丽地转身。
 
04
 
就这样,我结束了荒唐的初恋生活,选择了和孙铭在一起,我对他特别好,近乎卑微的好,我会为他买礼物,帮他打饭甚至洗衣服,就只想他能对我好一些。
 
真正在一起后,他变得越来越冷静,曾让我一度怀疑,他不会娶我,有人怂恿我,离开孙铭,理由是没有男人不介意女人的过去。
 
当我向他提出结婚的时候,他说时机不成熟,等有钱了再说,此时,突然想起别人说的那句话,不幸应验了,我有些恨他,也防着他,我害怕第二次受到伤害。
 
我甚至偷偷抄写了他的供应商信息,想着若有一天,他像阿翔一样害我,我就以此威胁他。
 
一个屡屡受到伤害的女孩,出于本能地自我保护,唯有如此,虽然我也觉得自己不厚道,但没办法,我不想再受伤害。
 
这期间,孙铭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:时间会证明一切,我不是一个会哄女孩开心的人,但我会证明给你看。
 
我拿定主意做好了和他分手的准备,便请了长假回家看望父母,孙铭知道后,告诉我:回家时顺便打听一下市里的房价。
 
“你打算买房了吗?”我疑惑地问他。
 
“嗯,看好了,可以买。”他淡定而自然。
 
他没有给我过任何承诺,这句话瞬间戳到了我的神经,我感动得不知所措。
 
很快,他把房款连同装修款打到了我爸的账户上,就这样,半年后,我们举行了婚礼。
 
婚后的我们,不懂得如何相处,经常吵架,他强我也不弱,有一次,他忍无可忍,欲对我动手,我挺着大肚子,提着菜刀就要砍他,这是结婚这么多年,我俩唯一的一次干架。
 
他是个很努力的男人,这么多年,勤勤恳恳,把挣来的钱都交我打理,小日子过得越来越红火。
 
05
 
大女儿五岁时,他说我们要个老二吧,给大宝做个伴,其实,我知道他想要个男孩。当二胎B超完毕,得知还是个女孩,我便试探他:“你要是不想要,我可以做了。”
 
“亏你是亲妈,害命!”他的话让我吃了定心丸。
 
怀二宝期间,我爸妈在家里照顾我,我总也克制不住情绪,怀孕八个月时,因为一句话不中听,我爸和我妈收拾东西就要走人,孙铭怎么都劝不住。
 
在孙铭的坚持下,我硬着头皮赶到火车站向我妈道歉,我妈在众目睽睽下,把我骂了一顿,爸妈虽然被劝回来了,但连着几天对我黑着脸。
 
那天夜里,我突发肚子疼,还不到预产期,想着不是大问题,第二天早上,在我妈的陪同下,我来到医院,没想到病情来势汹涌,拖到晚上才查出是胰腺炎。
 
孙铭急得没办法,向公司老板求助,才找到科室主任,当天就住进了ICU。期间,大人孩子都下了病危通知书。
 
医生问孙铭,救大人还是救孩子,孙铭说两个人都救,一个都不能不救,就这样不肯在手术单上签字。
 
我爸急得不行,一把夺过笔,签了字,要先救大人。
 
因为这个事,我埋怨了他好几年。后来一个同学跟我说:你要理解他,一个是老婆,一个是孩子,他纠结也是正常的。
 
我做了全麻手术,外科医生和产科医生齐上阵,才救了我们母女。出了手术室,外科医生对孙铭说:“小孩应该没问题,大人能不能醒,就看她的造化了。”
 
我妈当时就哭了,他们带着大宝,还要担心我,夜深人静时,还用那个民间偏方在门后为我烧香祈祷。
 
手术第三天早上,我在ICU病房醒来,自己无意识拔掉管子,护士发现后,吓了一跳,最后才惊喜地发现我不用上呼吸机了。
 
当天下午四点,家属进病房探望,我才发现我公公来了,他是红着眼睛进来的。说我婆婆在老家还有鸡牛要喂,我当时居然没有什么感觉。
 
我妈进来跟我说:从此刻起,就当自己重生,一定要好好待自己,我泪流满面。
 
后来婆婆打电话过来,我哭着说:“以后,我们都不要吵架了,什么都没有命重要,好好过。”
 
她嗯嗯地回应着。
 
06
 
但是后来,我们还是吵架,婆婆嘲笑我,说她人好,没做过亏心事,没住过院,有些人还住院呢。
 
我当时就怼回去:你现在不住院,你敢保证你一辈子不住院?小心说这些话被老天听到惩罚你。
 
不久,婆婆查出来糖尿病,我在网上查好资料,交给孙铭,让他回老家照顾他妈,我却固执得不肯打一个电话给她。
 
慢慢地,婆婆看我身体好了,就催生老三,我怼怂她,我说,要生你生,你现在也可以生啊。我故意气她,这辈子就是有老三,也不是你儿子的。
 
此后,婆婆隔一年就会住一次院,我妹妹说我嘴巴好毒,说什么来什么。
 
我跟自己说,不要计较太多,别拿别人的错误来惩罚自己,做我应该做的就好。
 
如今,当一切渐渐向好的时候,孙铭又提出追老三。最让人生气的是一边说着不重男轻女,一边逼催三胎。
 
最近体检,他的身体有项指标令人堪忧,越是这样,他越极力说服我,再生一个。
 
儿女双全才没有遗憾,万一是个姑娘他也不嫌弃,三朵金花也挺好。我信他个鬼,他还当我是当年二十多岁的小姑娘,好哄骗吗?
 
我苦口婆心向他解释,要转变思想,抚养好女儿,打算好自己的后半生,奈何谁也说服不了谁。
 
最后,我无奈地告诉他:你好好调养身体,等你好了,我们就离婚。
 
其实,我有无数次想要离婚的念头,但这一次最强烈,不是他身体出毛病我想逃跑,而是他明知自己身体有问题,却逼着我生三胎。
 
他爱的不是我,是他自己,我祈祷他身体没事,这样我就可以光明正大的离婚了,老三铁定不会再生的。
 
不乱生孩子,是一个女人应有的自觉。
 
我没有时间去为一个超越自身底线的事情争来争去,活到四十岁,我才突然明白,人生是自己的。
 
07
 
某日看到一段话:哭着吃饭的人,是可以走下去的。
 
我突然感到很自豪啊,我就是那个一边流泪一边吃饭,经常眼泪会滴到饭碗里的人。
 
所以,别人受不了打击,选择了轻生,我却成了打不倒的小强。
 
我少年时的梦想是当一名作家,如今我已在写作的道路上渐入佳境,我的人生我做主。
 
最近,我签了几个剧本,还有个数字电影,一边努力工作,一边用心育儿,为了弥补学历的缺憾,靠着自学我已拿到了大专文凭,本科明年终结。
 
坚持不懈地努力奋斗,才让我有了今天敢叫嚣着,宁愿离婚也坚决不再生的勇气和力量。
 
当一个女人离开男人也可以过得很好时,你就会知道,没有任何人可以绑架你做自己不喜欢的事情。
 
无论生活再苦再狗血,我们都要有勇气做自己的主人。
 
思媛说,经历这么多事,如今,她和父母关系缓和了很多,她渐渐意识到父母不是不爱她,只是不会爱而已。
 
虽然很痛,但她选择原谅他们,也放过自己。
 
聊到最后,她说,静水你写吧,如果在两年前,我会介意别人的评论,但现在不会了,人生谁还没有那么一点挫折,谁还不会遇到那么几个坎呢?
 
尝过人间酸甜苦辣,历经大喜大悲的思媛说:在和这个世界握手言和前,她已经和自己和解了。
 
当一个人试图用云淡风轻的口吻,去描绘生命中经历过的最扎心的事情时,往往是她打破固有模式,开始迈向新生活的标志。
 
加油,思媛!
 
END
 
作者:静水,自由撰稿人,高校兼职财税讲师,育儿工作者,38岁裸辞,一支笔写尽人间冷暖,陪你把孤单过勇敢。
    美文精选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