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文精选网(www.gparchi.com),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!
我要投稿
五分快3计划: > 短篇美文 > 杂文精选 > 正文

装B和裸形

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:网友推荐 [我的文集]   在会员中心“我的主页”查看我的最新动态   我要投稿
来源:美文精选网 时间:2019-06-12 14:57 阅读:次    作品点评
装B,这词很粗俗,爱听的人不多。
 
据说,其中的"B"字原为"boast"的首字母,自吹自擂,便是"boast"其中一义。
 
说装B是一种病,估计反对者不多。不过,这病在国内发病率很高,也许这病可以传染,传染源便是虚荣心。
 
想来,上帝造人,程序必然复杂,一不小心让一两个病毒侵入,可以谅解。因此,人类有了两大顽固病毒,便是虚荣心和怕寂寞。这两种病毒深藏人类体内,不时发作,一旦没人夸捧,表面无所谓,内心却酸溜溜,不是个味儿。
 
叶公,史上著名装B男,明明害怕龙,但为了赶时髦,提升逼格,衣带钩、酒器上都刻着龙,居室里雕镂装饰的也是龙,就差脑门上没刻龙了。可是,当真龙来了,他被吓个半死,差点尿裤子。
 
东施,一位著名丑女,也是一位著名的装B女,“东施效颦”妇孺皆知。西施心口痛,捂胸而皱眉。东施看见了,哇,好美,便也捂着胸口,皱着眉头。结果,把村里人吓惨了,四散逃亡,东施装B完美失败。
 
在孟子笔下,有一位装B齐人,败得更惨。家有一妻一妾,他每次出门,都说是去应酬贵人,然后,酒醉饭饱而归,在妻妾面前得意洋洋。一日,妻子尾随,才发现真相——去东郊墓地,向扫墓者乞讨剩余祭品吃,这就是他酒醉肉饱之法。
 
俗话说,当局者迷,旁观者清。往往装B者演得很投入,其实,在外人看来,早已破绽百出。因此,装B者,往往失败。
 
当代也有一位典型装B者,那就是范德彪——《马大帅》中范伟所扮演的彪哥。彪哥自负却又没本事,死要面子活受罪,常说大话,甚至说谎话,可谎话都撒不高明,往往被人识破,成为笑料。
 
据说,当今现实装B,男女各有捷径,男人秀豪车,秀名表,女人秀项链,秀钻戒。也曾看过一个笑话,一美女得老公所买大钻戒,便忙约几个闺蜜聚餐,期间不停翘起手指,偏偏几个闺蜜眼拙,手指翘得酸疼,也没引起关注。美女急中生智,“哎呦”一声大叫后,从容说道:“今天真热,我要把戒指脱下。”
 
当然,也有装B成功者,而这类人最起码得具备两个条件,即有实力且发自真心,诸如周敦颐——
 
“予谓菊,花之隐逸者也;牡丹,花之富有者也;莲,花之正人者也。噫!菊之爱,陶后鲜有闻。莲之爱,同予者何人?牡丹之爱,宜乎众矣!”先赋予事物不同逼格,再把自己与逼格高的相绑,从而显示自己高尚,这真是经典的装B。
 
再如谢安,也是装B最成功者之一——谢公与人围棋,俄而谢玄淮上信至,看书竟,默然无言,徐向局。客问淮上利害,答曰:“小儿辈大破贼。”意色举止,不异于常。
 
淝水之战,以谢安指挥下,东晋王朝仅以八万军力击败了八十余万前秦军,手拿捷报,谁不狂喜?而客人追问,谢安只是淡淡说道:“孩子们大破贼兵。”然而,等客人离去,谢安走入内堂,过门槛时,木屐齿碰掉了,都不知道,可见他的内心早已沸腾。此类装B来自从容,添了迷人的气度。
 
而谢灵运——谢安的叔曾孙,也是个装B男,"天下才共一石,曹子建(曹植)独得八斗,我得一斗,自古及今共分一斗。"先对别人大加恭维,再趁便自谦地装个逼,这方法值得借鉴。
 
而谢灵运装B有点过了头,已为狂狷。
 
何为狂狷?似乎正是装B的反义词。
 
既放诞又有秩序,豪放却不超越一定的规矩,这便是狂狷。
 
狂狷者多为有点才华者,诸如祢衡、孔融、李贽、唐伯虎、徐文长。而当代最狂傲的文人,莫过李敖。他说,我想佩服谁,就去照镜子;还说,五百年来白话文最好的作家前三名,是李敖李敖李敖。
 
不过,狂狷之士最盛的时代莫过魏晋,而魏晋狂狷者中莫过竹林七贤,竹林七贤中莫过阮籍。
 
不拘礼节,是狂狷者特征之一。
 
阮籍是好酒之人,家旁有一酒店。店主是位年轻貌美的小媳妇。他常和王戎去吃酒,醉了,就在柜台边,若无其事地在女主人脚边呼呼大睡。嫂子回娘家,他去看她,亲自给她道别,完全不避嫌。好心人提醒他注意形象,他只是淡淡反问:“礼法,难道是为我这类人设的吗?”
 
嗜酒,是魏晋狂狷者特征之二。
 
《世说新语》中记了一位名士毕茂世的话:“一手持蟹螯,一手持酒杯,拍浮酒池中,便足了一生”。
 
而刘伶——竹林七贤之一更是嗜酒如命,常常坐着鹿车,带一壶酒,派人扛着一把锹跟着,说:"如果我醉死了,就把我就地埋了。"老婆心疼他,把酒倒掉,把酒器砸了,哭着劝他戒酒。刘伶说:"好吧,准备点酒肉,我来向鬼神祷告,发誓戒酒。"老婆照办了,刘伶跪着发誓说:"天生我刘伶,酒是我的命。一次喝一斛,五斗消酒病。妇人的话,千万不能听。"说完,他咕噜咕噜几大口,颓然就醉倒了。
 
醉酒倒还事小,更要命的事,刘伶还喜欢裸形。这难免惹来非议,而刘伶却说:"我把天地当房子,把房屋当裤子,诸位为什么跑到我裤子里来?"
 
而裸形,则可称是魏晋文人放达狂狷的特征之三。
 
魏晋文人为何青睐裸形?
 
鲁迅曾指出,魏晋士人风行穿宽衣是因为服食“五石散”的缘故。服五石散后皮肉边发烧,不能穿窄衣。为预防皮肤被衣服擦伤,就非穿宽大的衣服不可.....然而,穿的衣服再宽松,也难免会磨破皮肤,倒不如干脆不穿更为自在。
 
魏晋六朝多狂狷之士,自有背景。
 
时代动乱,文人们步履维艰,处境堪忧。对现实十分不满,又不敢也不屑于谈论政治,只能放荡狂饮,从中寻求寄托与慰藉,抒发内心的苦痛与愤懑。
 
因此,竹林名士,不论是饮酒服药、奇癖怪好,或是着高屐、戴斗笠、悬紫罗香囊,都属无奈而凸显自我。
 
而之后,历史进入西晋,士风日下,此期名士称作中朝名士,纯属山寨,只知模仿表演狂狷,放浪胡来,伪装清高。
 
如谢安伯父谢鲲,字幼舆,曾因邻居高氏之女有美色,挑逗于她,却遭对方投掷织梭,被撞断两颗牙齿。旁人讥讽道:"任达不已,幼舆折齿。"谢鲲听了,不以为耻,反而傲气十足:"折齿又何妨,丝毫不影响我啸歌。"
 
于是,狂狷过了头,又成了装B。
 
事物有度,过犹不及,又可转化,从来如此。
 
装逼发自内心,无顾其他,反多了随性,若再添些许才华与自知,日子久了,也许便有了点名士的狂狷风范。而若所谓狂狷只是为了虚荣,期待博得别人眼光,则又落入了装B俗境中。
 
时常,我爱将藏书示人,也许,我便是个装B者。
 
然而,浮夸社会,装B俗套,人所难免。富者炫别墅豪车,穷者炫薄书淡茶,人性基本如此,非我一人。
 
不过,我炫书,从不为博取别人的眼球,而是发自内心的爱。我读书,从不为所谓的功名利禄。
 
我就是我。我读书,只是为了让心静下来,静得可以凝视着身边的喜怒哀愁,却一笑而过。
 
从这个角度来说,似乎,我又是个狂狷之士。
 
原创:咖啡
    美文精选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