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文精选网(www.gparchi.com),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!
我要投稿
五分快3计划: > 唯美散文 > 写景散文 > 正文

马进思|V形的白杨树

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:网友推荐 [我的文集]   在会员中心“我的主页”查看我的最新动态   我要投稿
来源:美文精选网 时间:2019-04-13 17:57 阅读:次    作品点评
去了一所偏远的乡村学校,在校门两边,有两排高大的白杨树。终年像忠于职守的哨兵,迎来送往着进进出出的师生。无论风寒霜冻,干枝枯叶;还是和风细雨,嫩芽绿叶。它们始终如一的倔强、坚挺、帅气,也表里如一的平和、坦荡、率直,看不出半点儿阿谀奉承的姿态或卑躬屈膝的表示。
 
两排白杨树是什么时间栽的,我从没问过。不过看着硕大的树冠,猜测至少也有五六十年的树龄。而至于说白杨树真正寿龄有多少年,自己也没去查过,可肯定比不了“三千年不死,三千年不倒,三千年不朽”的胡杨树。不过从粗壮苍劲的形体和鳄鱼皮般的皲裂的纹理上来看,也已步入了老年的行列。最明显的特征是:即使在枝繁叶茂的盛夏,在树冠顶端伸出的几根枝梢,都是干枯的。即使是其它枝上的叶子多么繁茂,也遮掩不住。就如同人老了一样,脸上既是涂抹了多么昂贵的美容用品,但老去的痕迹却无法遮掩。
 
可能是长得过于平常的原因,对于这两排白杨树,给人的感觉是:在不知不觉中泛青发芽了,绿叶成荫了,黄叶凋零了,枯枝摇曳了,接着重新轮回,没有什么特别之处。
 
唯一亮点的是,叶浓时,几个硕大的鹊窝藏在其间,能听到鹊叫,看不到鹊影。只有喜鹊飞掠出树枝时,才看到它黑白的身子,优美的飞姿;若在叶落后,搭建在枝杈间的鹊窝才完整的裸露出来。最喜欢看的,是喜鹊在站在巢上,一边翘着尾巴,一边啼叫。其实更多的时间,看到的是它们斜翅飞过树身,在空中打着旋儿飞几圈儿又飞回来。它也许是找到了食物,也许是舍不得巢里的小鹊。总之,它始终用清脆的啼叫,一次次证明自己的存在。
 
我早已没有了上树掏鸟蛋、抓小鹊的兴趣,只是在疲累的时,看着自由掠飞或啼叫的喜鹊,心想:自己如果能像喜鹊一样多好啊,自由而不受拘束!不过,回过来头来想,自己毕竟也不懂鹊语,也许喜鹊在自己生活的世界里,有着自己的无奈和烦恼。那大风,哪一次不穿透它的巢;那暴雨,哪一次不淋湿它的巢;那寒冷,哪一次能阻拦在巢外呢?只是它的生活,人是无法去理解吧了。
 
对于任何一个生物,那能没有自己的世界,没有自己的酸甜苦辣呢!能够懂的和深刻体会的,也许只有它们自己,就如栉风沐雨的白杨树一样。
 
在很多人的眼里,这些白杨树长的太普通了,普通的几乎不引人注意。它既没有松柏的长青,垂柳的柔美,银杏的金黄,枫叶的妖娆,更不要说果树的满枝硕果了。他更多的是一种正直和坚守,以至于有时给人留下“萧条愁杀人,蝉鸣白杨树”的印象,而完全忽略了它“置身寒瘦也成行,走土飞沙是绿墙。身正清白随召唤,愿为柴火敢为梁”的高贵品质和奉献精神。
 
看着白杨树,看着从校门里进进出出的每一位老师,有时觉得他们就如同一棵棵白杨树,伟大而平凡。
 
在众多的老师中,有位叫福的老师,瘦高长个儿,在这里坚守了三十多年。从上班到现在快要退休了,始终没离开这所离市城区最远的学校。据说年青时有很多进城或转岗的机会,但他看到一个个逃离的身影,看到紧缺的老师,就留了下来。想以后等等再看,可这一等,竟从意气风发的青年,变成了华发染霜的老年。
 
很多曾教过的学生都成了自己的同事,自己的领导,但他依旧是一位一线兢兢业业教书的老师。他常说的一句话是:老师教出的学生,得超过老师,否则,是教育的一种失败。这两年岁数太大了,才辞去了班主任的工作。如果单看他所教的学科成绩,不属于那种“会当凌绝顶,一览众山小”的独领风骚者。更多时侯,是属那种平淡处见神奇的。他所教的成绩也从没落后过。最让人师生敬重的一点是:学校里分配给他的任何一项工作,总是谨慎小心,认认真真的完成。如果有校领导为难的事,只要找到他,从来不会推辞和拒绝,也从来不提困难和条件。只有一句“我真不行,但我尽力,若做不好,别埋怨我就行”。其实他也有着很多的困难,上有年老的母亲,多病的妻子,每天骑车回家做饭;下有上学的女儿,好在前年已上大学了,不用风雨无阻又接又送了。她们其实都需要去照顾,去操心。
 
但多少年了,他工作起来始终不急不燥。多琐碎的工作,到了他那里,都会变得有条不紊;多调皮的学生,到了他班里,都会变得听话乖巧。工作时,很少见过他跟谁争过吵过,也很少见过他烦恼过。在众多有个性的老师中,他普通的几乎可以忽略他的存在。
 
但静下一品味,觉得他真如同一壶好茶,越品味越香越浓。他做的很多事,都是那样的自然随心,没有任何的矫揉造作。对于每年老师最在意的评优评先,他虽达不到“宠辱不惊,看庭前花开花落;去留无意,望天上去卷云舒”境界,但每次他都很谦逊的想到别人,让先考虑年龄比他大的,干活比较多的。或是把机会让给更多年轻的老师。在他桌前的玻璃下边,始终压着自己公公正正写的两句诗“牢骚太盛防肠断,风物长宜放眼量。”
 
在他的心目中,每个老师都很优秀,能力都比他强。也许正是他的这种只做不说的谦逊,学校每年评优评先时,名额常会自觉不自觉的落在他的身上。有点像篡改的诗句里说的那样:争和不争,它都在那里。只要你做,它会属于你,只是有时要学会等待。他得到的名额,很少有人提意见和建议,更多的人都在说:这是在对的时间,把名额给了对的人。
 
福也不是那种知识贫乏的老师,相反,知识很是广博。日常时间也注重学习,天文地理,无所不晓;棋琴书画,也让人眼前一亮。有次文艺汇演,音乐老师正好病了,没人弹琴伴奏。正在大家急的抓耳挠腮时。他轻轻的说,让我试一下。结果这一试,让师生都大吃一惊。虽没达到“大珠小珠落玉盘”的境界,那也是高山流水般的舒畅,给人一种“露相不真人”的惊喜。
 
福很踏实,从不炫耀自己的才华,只是给学生默默的展示、启迪和教育。有人说“学生是班主任的影子。”福所带过的班级,很多学生平时看上去有些蔫,不喜欢张扬。班里没有太突出的尖子生,但也很少有拖后腿的学生。每次的考试成绩,他的平均分都是年级中最高的。很多教福班课的老师都说:进福的班,给人的感觉是踏实、真实。但他的班在学校的文艺汇演或运动会上,学生总是别出心裁,他们的表演和表现往往让人眼前一亮。可福总是说,这都是学生的想法。时间一长,师生都承认,福不是“偶尔露峥嵘”,而只是“隐于云雾中,寻常不得见”。
 
校园外的两排白杨树最能引起人注意的时间,是在刮风时,树叶哗哗的响着,嫩绿的叶子也会变得银白,很像是欢迎每一位进出校门的师生掌声;福最引人注意的时间,是在大家都觉得平淡无奇时,会在“于无声处起惊雷”,给大家带来意外的惊喜。正如有人说的“凡是颗粒饱满有谷穗,都是低着头的”,福始终属于这样平和谦逊的老师。
 
这个冬天,园林部门说:这些白杨树的枝都得砍去,担心风吹断了掉下来砸着学生。这个责任谁都担不起。于是在一个周末,白杨树的树冠都没了,一棵棵变得光秃秃的,但依旧孤傲笔直,也许没有人理解它经历了怎样的疼痛煎熬,还有失去了家的喜鹊的哀鸣。但谁都坚信,春天,它依旧会生芽长枝,依旧会繁荫如盖,回来的喜鹊依旧会筑巢建家。
 
可福呢?在春天就退休了。他这几天放学后,走到校门口,总会看着光秃秃的白杨树。忽然,他笑了。他看见白杨树的顶端竟砍得剩下很多的V形,是伐木工人的有意为之,还是树的本意。也许是回想起自己一路走过的教师生涯。福竟觉得那些V形是特意给自己的,不自觉的伸出手,向白杨树比划出V形,满脸绽开如花的笑意!
 
个人简介马进思,男。回族,70后,宁夏西吉人,北京市昌平区中学高级教师,昌平区作家协会副主席。在国内各级期刊发表诗歌、散文近五十万字。
    美文精选网